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鲁媒:没有血统未必不能归化 埃神可提升国足水平

中国归化球员真的来了。近日,效力于北京国安的华裔新援侯永永已经领取北京市公安部门签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临时身份证,正式入籍中国,这意味着,他成为中国足坛第一位归化球员。在世界足坛,归化球员的例子并不鲜见,但在中国足球发展史上,这却是一条从未走过的新路。归化球员这条路,究竟是否走得通?能够改变中国足球的现状吗?这一切尚有待观察。不过,这却是一条值得探索的新路,前路就在脚下,步子不妨迈得再大一些。作为试点俱乐部,鲁能去年夏天引进德尔加多,其实也是在为归化做准备。



【新思路】

“侯永永”迈出改革第一步

这两个月以来,“归化球员”成为中国足球的热词。所谓归化球员,是指个人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球员,与技术移民有些相似。使用归化球员在国际足坛已经十分普遍,像意大利的卡莫拉内西、西班牙的塞纳、葡萄牙的德科等,国内球迷也早已耳熟能详。不过,尽管世界足坛已经流行归化几十年,但在中国足坛此前却从未发生过。究其原因,中国国籍政策的限制、中外文化之间的隔阂,让归化之路变得有些复杂,中国足协此前也一直不敢尝试。

去年年底,中国足协召开2018年职业联赛总结大会,对待归化球员的态度发生根本性转变。最近两个月时间,侯永永、李可(外文名:延纳里斯)加盟北京国安,萧初(外文名:罗伯特·萧)加盟广州恒大。2月12日,出生于1998年的侯永永,已经完成了从挪威退籍并在中国入籍落户的手续。据悉,李可的入籍手续办理也基本尘埃落定。

“侯永永”们的背后,是一股正在国内兴起的归化风潮。按照国内足球圈内人士的看法,一直是挪威国字号梯队核心球员的侯永永,展现出比本土同年龄段球员技高一筹的水准。至于另一名球员李可,他出道自阿森纳青训营,长时间在英冠担任主力,无论是比赛经验还是各方面能力,也都应该强过中国本土球员。这样的人才归化,对于中国足球虽不能说“百利而无一害”,也至少是“利大于弊”的。当然,从短时间来看,仅凭眼下这几名归化球员,很难说能给中国足球带来质的提升,但他们的成功归化,却给中国足球未来选拔人才提供了新思路,迈出中国足球改革性的一步,打破了诸多体制机制的障碍,这才是更重要的意义所在。

【新趋势】

中国足球该跟上世界潮流

当然,从中国足坛要归化球员的第一天起,质疑声音就从未停止过。总结起来,无外乎以下几种态度:保守主义者认为归化球员本质上与中国足球没有什么关联,不应该披上国足球衣,这涉及国家地位和荣誉感。杞人忧天者则认为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表现,即便只是中国足球的一个急效药方,长期来看却可能动摇“本土根基”。还有一些一元论者,则认为中国足球与其归化球员,不如多注重本土球员的培养,这样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足球积贫积弱的问题。

以上关于归化球员的种种质疑,不妨逐一进行辩论。首先,反对外籍球员归化的呼声,在世界足坛也曾持续了近一个世纪。以前这种情况没那么容易接受,如今随着全球化社会的发展,定居、移民越来越频繁,人们的思想也变得更加包容,不再纠结原国籍或肤色等问题,归化球员成为现代足球发展的趋势和潮流。在不久前结束的亚洲杯上,各队总共征召了86名归化球员,占参赛球员总数的15.4%,曾经的“少数群体”逐渐成为舞台主角。6战全胜、获得冠军的卡塔尔队就堪称归化球员的成功典型。在去年举行的俄罗斯世界杯上,32支参赛队伍中有多达22支球队有82名非本国出生的归化球员。即使是足球发达国家,德国队有克洛泽、厄齐尔,意大利有巴洛特利,归化球员也比比皆是。未来,归化之路注定会被越来越多的球队效仿。中国足球也不该有任何“门户之见”,更应该紧跟世界足球发展潮流。

其次,关于归化球员可能动摇中国足球“本土根基”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以邻国日本足球为例,归化球员不仅没有阻挡本土年轻球员成长,而且对于本土人才的帮助体现更加明显。正是拉莫斯·瑠伟、吕比须、三都主等归化球员的出现,三浦知良、中田英寿、中村俊辅等人在其身边成长为顶级球星。更何况,中国足球发展几十年来,水平不升反降,眼下人才更是青黄不接,亚洲杯只能派出一支“中年军”。这样的国足,又谈何所谓的根基?即使推倒重建,恐怕都比如今“一条道走到黑”要强。